Introduction

Introduction, by Sara van der Heide
Timely Medidations by Henk Slager

Sara van der Heide: Introduction

到今年,东、西德统一已有二十五个年头。然而,时至今日,韩国和朝鲜仍处于南北分裂状态。

“我们正在做一项危险的实验,因为我们想第一个见证朝鲜的开放。”

2004年6月2号,歌德学院 前任校长尤塔·林巴赫在与世隔绝的朝鲜宣布平壤歌德学院信息中心的“德国学术科技出版办公室”成立时,说了这些话。或许,这项特别的尝试注定要失败,最终,这个图书馆也没能撑过五年。关于图书馆里要放哪些书的讨论持续了两年多,朝鲜政府迫切需要科技医药类的学术文献,而歌德学院坚持主张馆里一半的书应与德国文化、语言、文学、音乐有关。歌德学院相信德国不仅能在和平进程中为朝鲜作榜样,也能通过德国的音乐、文学促进朝鲜与韩国1 的统一。

由于朝鲜封闭的政治环境,外界和朝鲜的交流很少。比如,朝鲜国内有内联网,却没有能和世界相联的互联网。因此,世人对朝鲜的看法受到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极大影响。韩国在过去就已经受到外国,尤其是日本的殖民统治,至今美国在韩国仍设有军事基地。日本侵占朝鲜数年后,朝鲜战争打响,这场战争在现今的朝鲜被称作“祖国解放战”,在中国的官方名称则叫“抗美援朝”。北朝鲜第一代领导人金日成是反抗日本侵略和美国势力的领袖之一。在今天,获得自主权带来的自豪和对美国影响的抗拒仍然是支撑朝鲜社会的两大支柱。

本次展览期间,(中国)广州的歌德学院变成了“德语图书馆及平壤信息中心”。这种艺术介入是对图书馆当前地理位置的一种假想式转换。在这个大框架下,我们会以歌德学院的运作方式为观众提供一系列文化活动。这一次,不仅有对图书馆本身和阅览室历史背景的反思,我们还会去探究朝鲜、韩国与之前分裂的东德、西德在历史上的相似之处。

这个项目并不打算替复杂的政治问题找到解决方法,也不希望陷入朝鲜代表的一贯意象。此项目的目的是审视国家文化政策与其软实力的运用,它们起源于以欧洲为中心的资本主义叙述方式,这本身可能也说明了施者与受者之间不平等的关系。今天,在一个由共产党治理的后殖民国家开设一座德语图书馆意味着什么?在忘掉好斗相争的一面、寻找新的纽带上,艺术和语言能起到怎样的作用?这里既为批判性问题提供了空间,也让思维突破了国家疆界、语言和地理位置的局限。

在本届展览上,大家参观图书馆时,会在放置图书的地方发现一些艺术品。书即艺术品,艺术品就是书。沙龙活动举办期间,你能在图书馆里看到不同年代、来自德国、中国、朝鲜、韩国等不同地区的艺术家们的响应与贡献。

2015年12月13号有一场沙龙活动,届时会有烹饪表演、音乐、讨论。

萨拉·范·德·海德

1. 2013年联邦外交部的预算中,有极大一部分(超过五分之一),约8亿欧元,被用于维系对外关系。自二战以来,德国一直积极地在全球活动,树立积极的形象,在96个国家开设了160所宣传德国文化及语言的文化机构—歌德学院。自2004年来,由政府资助,中国在海外开设了超过500所汉语学习中心—孔子学院。

适时的沉思

1876年,德国哲学家尼采在其极具开创性的论文《不适时的沉思》中强调:在创立了“历史”这门学科、用了半个世纪的历史思维之后,人们急需重新思考所有相关的文化价值观以及历史建构和理解的修辞作用。

但尼采也很清楚自己的论点提得不是时候。十九世纪——就像哲学家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所认可的——是一个宣扬精神即世界精神的年代;是一个以欧洲为中心而忽视亚洲等其他大陆的价值观和品质的时代。

在之后的一个世纪,一种全球化的时间思维通过如单一民族国家、帝国和资本主义等新的组织结构显现出来。这些渐渐凝聚起来的力量没怎么注意到一种与之不同的时间观和主观性是如何在亚洲进一步发展的。

这种忽视,这种对差异有意的否认,对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来说,正是很合时宜的出发点。本次展览主要阐述了韩国哲学家韩炳哲在《疲劳社会》中所描写的时间在其本质上存在的悖论,即(从加速、速度、可见性、耗竭、渐次/逐步的现代性、极端资本主义、知识生产和经济视角出发的)西方时间、全球时间、或者说“世界时间”与(从平静、反思、专注、呈现多种形式的现代性以及强调价值观与智慧视角出发的)亚洲时间之间的对抗。

从这一点出发,本次展览想要成为一剂激发质疑现今
“世界时间标准”的批判催化剂——我们并不是要用其他形式的时间来替代它,只是想试着了结这种以自我为中心、具有排他性、并且似乎能普遍通用的扩张主义逻辑。

这种普遍主义的不可能性正是萨拉·温·德·海德在德语图书馆及平壤信息中心这个项目中体现的核心要义。这个项目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开展,目的是分析十年前歌德学院通过在朝鲜首都平壤设立临时分支而发展的文化政治。歌德或许是历史上最后一位普遍主义者,这所学院以歌德命名,意在向访问者传递那些普世的看法和价值观。

对于以上提到的那些问题,萨拉·温·德·海德的这个项目就是分层处理它们的方法。这个分层处理法包括艺术介入、与其他艺术家和设计师(比如汉斯·哈克, 金素拉和陈侗)的合作,以及一场(与路里恩·维哲斯, 朴赞京, 斯特凡·德雷尔等人)的平行沙龙活动。我们不应该把这个项目仅仅看作是历史重建,它从文化价值观的相对性和史实性出发,其实更是一个想象和(对信奉扩张主义“软实力”政治)进行批判反思的空间。

汉克·斯拉格,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主策展人

Library Index Search

  • Title

  • Autor

  • Verlag

  • Signature

  • Jahr

  • Isbn